1. <menuitem id="15zr8"><dfn id="15zr8"></dfn></menuitem>
      <tbody id="15zr8"><div id="15zr8"><address id="15zr8"></address></div></tbody>

      1. <bdo id="15zr8"></bdo>

        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藝術雜談] “青春詩會”,面目全非

        1 已有 95 次閱讀   2021-07-27 10:03
        “青春詩會”,面目全非 

        1980年8月,《詩刊》社第一屆“青春詩會”人員合影,個個是實力詩人。

        “青春詩會”本指優秀的年輕詩人的集會!扒啻涸姇敝杂忻,是靠參會的詩人創作的詩歌佳作服人。 40年后的今天,敗家子李少君發明的“青春詩會”是一個電視節目, 含義大變 , 參會人員沒有一個是詩人,全是青春萌動的影視演員,他們不寫詩,不懂詩,他們靠表演,朗誦別人的詩歌(不少關系戶的詩歌)。

        原創的“青春詩會”靠參會人員的詩歌作品創品牌;李少君發明的“青春詩會”靠參會人員的顏值創票房。

        《詩刊》的“青春詩會 ”已經面目全非

        1980年首屆“青春詩會”在《詩刊》編輯部召開。當時的居住、開會和生活條件并不好。但是在那個時代詩歌是最重要的,詩歌就像那個時代的紀念碑一樣高聳、受人敬畏。那時《詩刊》主編嚴辰還住在虎坊路辦公室,詩會時騰出四間平房居住。吃飯是在與當時詩刊社隔兩道院墻的北京京劇院,自己買飯票。詩會期間, 《今天》的北島和芒克、楊煉的到訪在青年詩人中引起了炸彈般的反響。徐敬亞和王小妮、舒婷還參加了北島等人組織的沙龍活動。當外省來的青年詩人在虎坊橋的詩刊社寫詩,那是一個怎樣激動人心又難以形容的時代!

        晚上屋內炎熱,很多詩人就跑到陶然亭公園納涼。這些青年人在東湖、西湖、南湖和沿岸的小山上乘涼談詩。沒有誰去想參加青春詩會會出名,沒有誰去想通過寫詩獲利。

        第六屆和第七屆的“青春詩會”是公認的“黃金詩會” ,其陣容、詩人的齊整和高水平的質量是有目共睹的。

        1986年9月,第六屆“青春詩會”在太原召開。會議期間于堅和韓東二人之間展開了一次對話,談話中更多談論的是北島和“朦朧詩” 。

        1987年第七屆“青春詩會”在北戴河召開。這一屆詩會的陣容強大,其中西川、歐陽江河、陳東東等,都在今后的詩壇產生了重要影響。

        在第八屆詩會期間,年輕詩人談論最多的是駱一禾《遼闊胸懷》中的詩句:“人生有許多事情妨礙人之博大/又使人對生活感恩!薄榜樢缓躺钤诖蠖际,其人與詩卻無浮躁之氣。所謂‘玩’文學是別人的事,而他卻使人們聽到了來自靈魂的聲音。他的創作,正是一種人生通向一個精神王國的歷程。詩友們在討論時說他的詩‘高貴’ ,而這種高貴恰恰出自一個人在面對生活、藝術和信仰時的那樣一種敬畏! (雷霆、北新《 “它來到我們的中間尋找騎手” 》 。

        無論是參會的詩人還是詩刊社的編輯以及指導教師,在多年后回憶那段詩歌日子的時候都時時被美好的記憶和激情所點燃。

        2000年,“青春詩會” 20年之際,王燕生這樣寫道:“那是一段讓人熱血沸騰的歲月,是中國新詩燃放焰火的喜慶日子。1980年,經過思想解放運動的洗禮,中國詩歌呈現空前活躍、空前繁榮的局面,詩人隊伍日益壯大。一大批從煉獄中走出的詩人開始唱‘歸來的歌’ ,更多人拂去心靈上的積塵,擦拭筆尖上的銹跡,抒寫‘開拓之歌’ 。詩刊社當時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凡因詩而受難的詩人,復出后若因荒疏而質量欠佳,也一律擇優發表,以慰詩心。尤為可喜的是許多陌生的面孔登上前臺,一些新異的詩也從傳統的母體中分離出來!

        梁小斌在參加第十八屆“青春詩會”的時候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 “青春詩會的最大收獲是產生了困惑” 。是的,青春的詩歌如果沒有困惑而只有自信是可怕的,也是可疑的。

        “青春詩會”幾乎每年一屆。不過,1981年、 1989年、 1990年、 1996年和1998年,“青春詩會”停辦。也許這五年我們還可以尋找到更多更具創造力的年輕詩人。整個三十屆“青春詩會”下來所累積的詩人已經達到了400多人。這些詩人,其中有的已經作古,有的還在異國,有人閃電一樣匆匆閃過就再沒有了聲息。而那些堅持下來的“少數”詩人如今已經成為當代漢語詩歌史的一個個象征性的坐標。我們不能不發出種種感喟!“青春詩會”的方式無疑對中國青年詩人的成長起了催化劑一樣的效果。很多當時籍籍無名的詩歌寫作者從此平臺開始不斷向各自更高的高地甚至高原前進。

        有人認為,“青春詩會”從1986年和1987年開始就走下坡路了。有人認為近些年的“青春詩會”已經成了去各地觀光的“飯局”和“名利場” ,也有人對一些“青春詩會”的參加者予以種種理由的否定和批判。那么這種種的“不待見”所呈現的是怎樣的一番文學生態和詩人的集體心理的轉變?在1980年到1987年之間“青春詩會”很少受到詩壇的批評,而加之1989和1990年的停辦,基本上80年代就這樣結束了。顯然自1991年開始隨著社會語境的轉換以及所謂的詩歌的邊緣化和大量民刊的涌現,這都對《詩刊》以及“青春詩會”產生了不小的沖擊。詩人臧棣就認為如果說“青春詩會”在80年代對詩歌還起到過扶持作用的話,那么到了整個90年代“青春詩會”則基本上談不上什么影響了。甚至還有人認為整個90年代的“青春詩會”因為遠離了詩歌現場而談不上有任何意義。當然就這一時期來看,確實有為數不少的青春詩會“入選者”不僅湮沒無聞,而且與當時未能入選的同時代詩人比照而言他們也并不優秀和顯得更重要。

        結合當下娛樂圈泛濫的“選秀”浪潮,有人認為“青春詩會”只不過是官方刊物維護自己地位以及各地文學利益分果果、占座次的炒作和沒有意義的噱頭。

        一年一屆的《詩刊》青春詩會今天還在進行,與其說被繼承,不如說是一塊“肥肉”,被李少君之輩啃老本。李少君不但“繼承”了青春詩會,還把它進行“一變三”的“發揚光大”。以前,每次說開會就開會,開完會就了事,F在沒那么簡單,一屆青春詩會要玩三次才罷手:首先要舉行一次新聞發布會,宣布下一屆青春詩會在哪里開,并由“高大上”大師吉狄馬加披上紅圍巾念臺詞,說明開會的地方有什么紅色資源,抬高李少君的“政治站位”;到了開幕時又廣告一次,再正式開會。開完會不能就那么算了,還要再選一個愿出資又好玩的地方“回眸”一次,這就是所謂“青春詩會回眸會”。

        當然,我不是說今天的青春詩會沒有出一個好詩人。我是說,門口再別掛“黃埔軍!钡呐谱恿。你看,下面這首參會詩歌《暖沙》,除了安徽公子陳先發知道,我看黃埔軍校當年28位任職校長沒有誰能讀懂。

        《暖沙》

        暖沙淅瀝。你隱身的符碼就散列在沙粒之中,數次我

        獨自吞下無源頭的鼾聲之誘喚。狀如巨型飛禽的兩翼骨

        暗暗顫動;你力所不能及處,海棠花奮力一開。暖沙

        傾盆。萬枝謬論應運而生:“陌生人,我一見你就

        目迷心醉。陌生人,我等不及要沉入你的野蠻熱血!

        幻像的歡愉疊唱。歸我枕,歸我枕,九節菖蒲一衰燈。

        如今的青春詩會,還有兩個不解之謎,一是詩會在哪里開,那里入選的人就多。比如某屆青春詩會曾在淅江一個縣舉辦,這個小縣竟有三名詩人入選。二是,毎屆青春詩會的入選名單一公布,往往能讓群眾不約而同地說出,入選的某某是某評委的“菜”。這是為什么。

        婷婷玉立的青春詩會被玩殘了。以前見到參加過青春詩會的詩人,就像見到從前線歸來的英雄;現在見到參加過青春詩會的詩人,就像見到從菜市場買了幾棵大白菜回來的二姨媽。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特级太黄A片免费播放